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除了她以外,还有谁会这样处心积虑的陷害她?

  楚千远在旁边听着,已经在心里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想清楚了。没猜错的话,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。杜妙言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对江真真下手。

  那天江真真去酒馆买醒酒药,去了就没有回来,不是她擅自离开了,而是因为她被杜妙言下药迷倒了。

  杜妙言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低声解释道,“真真,真的是误会,千远可以为我作证,我真的什么都没干。”

  说完,她就将自己盛着水的眼眸看向楚千远,眼里含着无比的期待。期待他能替自己说一句话……

  楚千远温润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决绝,淡淡开口道:“抱歉,我没有办法替你作证。”

  口吻有些疏离,仿佛,跟她根本不熟。

  楚正天听到这话之后脸瞬间就僵硬了。压低声音在楚千远耳边教训道,“你怎么说话呢?她可是你未婚妻,你胳膊肘怎么能向外拐?”

  胳膊肘向外拐吗?

  他不觉得他站在江真真那一边,就代表着胳膊肘向外拐。江真真根本不是外人,至少对于他来讲不是……

  杜妙言听到这话之后,怒火中烧,一双秀眉紧紧蹙着。如果不是良好的表情管理,如果不是刻意在压制自己的情绪,她可能早就抓狂了。

  楚正天看向江真真,说道,“江小姐,这件事情你是最清楚的,这里头肯定有误会对不对?你放心,我来负责查出是谁干的,这事就交给我们楚家!”

  “不用查了,我敢肯定是她。”江真真没好气的说道,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杜妙言。

  杜妙言的母亲见状,意识到他们没有办法再狡辩了。江真真那么坚决,再加上又有证据,他们不承认也得承认。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,求他们不要教训的太狠。

  毕竟,权乔尊是什么人物?随便一个命令下去,就能把他们整到身无分文的地步。

  她缓缓道,“江小姐,你要是生妙言的气,我就让她给你道歉。我们可以连续一个月登报道歉,只要你愿意原谅她,答应既往不咎。”

  话音刚落,就传来权乔尊不屑的声音,“有这么便宜的事?”

  杜妙言的脸色一僵,“那你……你到底想怎样?”

  “给我女人下跪。”权乔尊用嚣张狂妄的说道,“这还是最便宜你的。”

  闻言,两家人都哗然起来。

  杜妙言从小就是千金小姐,在外人面前更是宛如公主一般,优雅大方,现在又是举城皆知的名人,怎么能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下跪?

  仅仅因为这个女人的后台是权乔尊?

  这一点虽然足够了,但这里有这么多人,都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。今天杜妙言要是下跪了,那她的尊严置于何地?估计能被人笑上一年。

  楚正天微微弯着腰,用打着商量的语气说道:“权总,我们可以给贵公司让利。下跪这件事情……这么多人,要不就别干了?”

  权乔尊冷笑道,“不跪可以,我可以让楚氏和杜氏登上明天的头条。”

  言下之意就是,他会整这两家公司,让他们因为公司破产之类的原因登上明天的头条。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